吃醋的女人

时间:2014/4/19 15:32:25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7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吃醋的女人:李世民爱拿醋开玩笑,比如拿醋给魏征吃,再嘲笑他。他赏房玄龄女人,房夫人说宁死不从。李世民就说:“那死去吧,赐鸩酒。”房夫人喝了,发现是醋。其典出此。  醋若细分,有许多种。袁枚认为香醋不好,因为醋要的是酸味,太香反夺其气。但譬之于感情,醋也可以分酸香两种。香醋就好得...
吃醋的女人:李世民爱拿醋开玩笑,比如拿醋给魏征吃,再嘲笑他。他赏房玄龄女人,房夫人说宁死不从。李世民就说:“那死去吧,赐鸩酒。”房夫人喝了,发现是醋。其典出此。
  醋若细分,有许多种。袁枚认为香醋不好,因为醋要的是酸味,太香反夺其气。但譬之于感情,醋也可以分酸香两种。香醋就好得多了。
  纯粹的吃酸醋,是源于一种封闭的感情,酿造久了,腐蚀性强,有破坏力。袁绍死,他的嫉妒老婆杀了好多妾,涂黑脸,这种吃醋就是心理变态,不好。黄蓉吃醋动过修理穆念慈的心思,阿紫吃阿朱的醋就要搞破坏,都不好。一句话: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和自己?毕竟女人会吃醋,错在第三者的少,错在男人的多。凤姐当时吃醋,去打平儿,骂鲍二家的,就属于不对路,直接抽打贾琏就是了。
  吃酸醋会成惯性。一对伴侣,男尊女卑久了,女的会生两种心态。一贤惠处之一忍再忍,醋越积越深,一天底线破了,大怒,泼之。一泼辣,见醋就吃,男的畏妻如虎,敬而远之,于是更怒,恶性循环。
  引发的案例,大概是:许多姑娘其实也不想搞破坏,只是疼惜那死冤家,只好怪罪女人,反而娇纵了他,久了反而自苦;又比如那死冤家不懂温柔,只一味躲,自己放不下架子去恳求,恨之。
  吃香醋是好的。比如经典的“一向发娇嗔,碎捻花打人”。小醋吃吃不妨,情趣还无限,不让吃小醋,逼着女人当贤惠妇,很容易憋久了酿成大醋。《倾城之恋》里范柳原调戏白流苏,说一个不吃醋的女人多少有些病态,诱得白流苏说了酸话,就拍手说这话好,隐约有几分酸意。
  香醋没啥破坏力,一得遇到通情达理的女人;而女人在感情上通情达理很容易,只要你保持这段感情是流动的、交流的、温存的,就不会在欠沟通和交流中困死。
  女人除了极少数天生爱挑事的,其实都不是刻意爱吃醋。能有甜的吃,何必捻酸?《红楼梦》里,王道士都懂,冰糖炖梨,甜丝丝,腻死你,就治了妒了。大多数姑娘,几句甜话一调和就行。甜话其实不需要营养,大多数女孩子其实很聪明,听惯甜话,不会太当真。要紧的是态度为先,谁还跟你理科生画图线似的较真呢?《六人行》里JOEY爹找了情人儿,JOEY妈故做不知,其实有醋意,但不拿第三者开刀。冤有头债有主,只要男人还对她好,就过得去。我佩服这妈。
  三个好玩的段子。
  《笑林广记》里的一个,说公公想跟媳妇“扒灰”,媳妇告诉了婆婆,婆婆也不骂媳妇,只让媳妇“今夜躲过,我自有处”。自己躺在媳妇床上,灭了灯,等。夜深,公公过来,猴急,云雨极欢。完事后,婆婆骂: “老杀才,今夜换得一张床,如何就这等高兴?!”
  《世说新语》里的一个,说桓温娶了李势的女儿为妾。桓太太是南康长公主,霸道惯了,拿刀子要去杀,见了该姑娘,感叹其风度温婉,抛刀抱住:“阿子,我见犹怜,何况老奴!”
  《陶庵梦忆》的一个,说有个人听了秘方,回去对付吃醋老婆,请她吃了一颗什么灵丹——基本是假的。该吃醋老婆立刻转了性,逢人就说:“老杀才还晓得心疼我,给我吃灵丹,不给别人吃,真好。 ”
  我对前两位的欣赏在于虽然都是吃醋,但是目标精准,针对性强,没有拿无辜牵连其中的其他女性开刀,而是朝“老杀才”去,这醋吃的结果也很喜剧。
  而后一段则证明,再怎么厉害的妒妇,其实骨子里都是小猫咪。只要“老奴”、“老杀才”们哪怕稍微懂得把感情流动一点,讲道理一点,懂得把甜话拿去哄一哄,哪怕吃的灵丹其实啥都不是,也就够了。




标签:心理变态 吃酸 第三者 吃醋的女人 
上一篇:女人必读的家规
下一篇:男闺蜜更有用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