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不要做“女汉子”

时间:2014/2/15 14:35:07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7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要不要做个“女汉子”?这是一个伪问题,完全没有纠结的必要。  在中国做女人的一般处境是:单身的,要“杀得了木马,打得过流氓”;嫁人的,要“斗得过小三,下得了厨房”;当妈的,更要“教得了奥数,做得了PPT;搜得了攻略,提得了行囊”。在这样的现实环境里,我们注定要做一个“女汉子”。...
要不要做个“女汉子”?这是一个伪问题,完全没有纠结的必要。
  在中国做女人的一般处境是:单身的,要“杀得了木马,打得过流氓”;嫁人的,要“斗得过小三,下得了厨房”;当妈的,更要“教得了奥数,做得了PPT;搜得了攻略,提得了行囊”。在这样的现实环境里,我们注定要做一个“女汉子”。留给我们考量和修炼的,无非是做一个怎样的“女汉子”。
  最失败的“女汉子”,是“女汉子”其表,玻璃心其里。外表一味粗率豪放,穿得比男人还男人,不化妆不撒娇,甚而烟酒不忌、出口成“脏”,有一种不顾形象的彪悍劲儿。可却偏偏有一颗吹弹可破的玻璃心,表面上跟男人称兄道弟,私底下一片芳心暗许。
  表里如一的“汉子”型女性,不介意把“女汉子”当标签贴在额头上,她们的内心和外表一样强大不可撼动。她往那儿一站,你就相信,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,她可以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,然后以一己之力,独自撑持。其实多半你没机会见到她面临困境时的应对,但就是相信她有这个气场。
  窃以为比较可怕的“女汉子”,是让你目迷神驰,看到她女子的美,忘了她“汉子”的心。她们刻意强化自己女性的一面,看上去是女人中的女人,柔软缠绵,妩媚万千,内心其实冷若生铁、坚如磐石。对她们而言,性别是武器,是刀枪剑戟,她们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之下,深藏功名和野心。具体请参看《甄嬛传》。
  “女汉子”的最高境界,是没有人会把“汉子”这个词和她联系在一起,在人生的多数时光里,她也真的是婉约淑女,温润如玉。只是偶尔,她个性中沉淀内敛的“汉子”一面会适时爆发和闪耀一下。就这一下,已经足以让她的一生光彩夺目。
  比如林徽因。人们热衷于传诵她的美貌和才学,但若仅仅凭衣香鬓影谈笑风生,那是交际花,顶多是沙龙女主人,不是林徽因。她还是一个战乱中被儿子问“鬼子打到这儿怎么办”时,会从容回复“门口不是有条江吗”的母亲,她还是一个指着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吴晗,直斥“你们拆去的是有着800年历史的真古董,你们迟早会后悔”的学者。单弱的身子,却生就一副有担当的肩膀。离乱的人生中,有自己的坚守。
  并不是赤膊上阵大呼小叫才称得上“汉子”的,很多时候,“汉子”是一种态度,可以做得春风化雨,了无痕迹。
  我小时候有一阵生活在一个大杂院里。邻院有一个老太太,给人浆洗衣物为生,自己和家里人的衣裤上都有补丁,但那些补丁,竟然有一种引人注目的精巧。夏天小孩子们都愿意去她家,因为会有切成花朵般的新藕当作果盘摆上来,那是她让儿子在湖里捞的,还会有不多的绿豆熬的清汤,用锅子吊在井水里拔得冰凉,入口清甜。她说话轻言慢语,有一种好听的吴侬之音。
  家里大人说,她是留洋的大家小姐,不知怎么就钟情了军阀,屈身下嫁,做了三姨太,军阀后来投诚再后来被枪毙,她那时正作为“反动派的小老婆”每周定期被批斗,还要养一大家子人,洗衣服洗得双手皲裂指甲脱落。这些我们都没看到,我只见过年过中年双鬓已苍的男人,毕恭毕敬地称她“三妈”。那样一个温和勤快、认真生活,还在困苦中生活得比一般人都讲究质量的女性,在她的身上,不是没有不幸,但是她显然从来没被不幸击倒过。
  “汉子”,是有信念,有担当,是任人生起落而仪态从容,是藐视苦难的尊严和承受命运的勇敢。太多人赞美和倾慕过男人的担当,其实很多时候,女人的担当,更是照路的一束光。

标签:女汉子 女人的担当 女性 
相关评论